【大神】七夕賀文-知曉了等待(1)

寫到一半缺靈感,結果就卡文了(#
也不好一直積著,姑且就先貼完成的部分,後續......看狀況坑吧(#

*CP:牛若X天照,慎入

知曉了等待

 

「──在漫長的歲月中學會甚麼?」

男子回過頭,在飛揚的白紗中,俊俏的側臉如同往常一般流露出似笑非笑,隨後給予的答覆卻被風吹散殆盡,徒留下遠去的身影。

 

「      」

 

 


 

「──阿~We就如牛郎織女般分離兩地,這是何等虐心虐身的tragedy!!!」

初陽的光逐漸明亮,告知了一天的起始,萬物即將甦醒,正是最為祥和之時,寧靜,就被一聲慘烈的哭嚎打碎……雖然是在神的結界之中,不會影響到一般村民,但一早就被噪音汙染可不是什麼好的開始──現任天道太子‧一尺如是這麼想。

例行的前來弔唁老夥伴的身影,才剛踏入結界內,毀天的哭喊就直擊他的耳膜,意外極具肺活量的數秒後才停歇,但仍間歇不時傳來詭異的泣音。

一尺苦著一張臉,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跳上了一旁嬌小的少女肩上,「這渾球又發什麼病啊?清早就這樣鬼哭神號的。」

同樣摀著雙耳的小小木精‧佐久夜偏過頭一臉疑惑地用著還有些含糊的語調:「沙(佐)久夜也不知討(道),牛若今天突然一草(早)飛過來,然後就抱著天耶(爺)哭喊了。」

「什麼時候開始的?」

「十分葱(鐘)?」

一尺無言地望著擁著白狼石像、頗有哭倒長城架勢的牛若,嘆了一口氣,這肺活量跟喉嚨可真堅強阿。

「今天是有什麼特別的嗎?」會刺激到這傢伙的事。

佐久夜認真地垂下嬌小的頭顱做出思索狀,很是苦惱的樣子,黑白分明的眸子轉了轉,有些不確定的推測道:「難討(道)是……因為七夕?」

「嚓──」

──恩,看來就是這個了。

伴隨意味不明的音效,詭異的哭聲也停了下來,牛若整個人維持原本的環抱姿勢,在原地不動,彷彿可以栩栩如生的看見他心淌血的光景。

……雖然這招傷敵一百,但自損三千阿,小佐久夜可真是好個一箭雙雕。

 

悄悄的揉了自己也哭泣的心臟,忍不住感嘆了下這個傷害天下單身者的喪盡天良節日。堂堂的天道太子我是如此帥氣又迷人,怎麼就沒個姑娘呢!唉,明明是這麼優良帥哥,卻連個女朋友都沒交過,可惡明年一定要解決單身問題!一定可以找到個胸大的姑娘跟我脫團(童貞當然也……)!

……嗯?等等!

難道!?

 

猛然轉頭望去仍是僵硬在原地的牛若──這傢伙看起來輕浮輕浮的,還意外長著表裡不一的帥臉(當然沒本大爺帥),難不成……也是個光棍?

瞬間浮現同病相憐的心,一尺難得的對牛若釋出了友好,「那個啥……混……不、牛若,我非常了解你沒有伴的孤寂,就算抱著天爺也沒用的,所以先放開天爺吧。」 

TBC(或許)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 )

© 蒼泠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