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、車站、高中生-視覺錯誤

視覺錯誤

 

──初次見面,那是個很美的景色。

 

白色在廢棄車站建物裡紛飛,帶來冬雪的錯覺,適時颳起的風吹開略長的瀏海,將遮掩視線的一切清空,用這份光景填補上。

──於是,「那個」就這麼被吹入他的視線前。

張狂肆意的笑容率先映入腦海,上挑的眉下閃爍著狡黠的光芒,略抬的下巴展現高傲姿態,但在那個身影上卻得到完美詮釋,異常讓人不自覺去服從而不是抗拒,就此遺忘那張臉昭示的青澀。

似乎察覺他探詢的眼神,完美的薄唇勾起玩味的笑意,故作成熟的語調帶著孩童般的直率:

「Bradley, Joe Bradley.」(布拉雷德,喬‧布拉雷德。)*

還未完全清醒的他一愣,聽見自己的聲音擅自回覆:「You may call me Anya.」(你可以叫我安雅)*

得到回覆的少年露出像是惡作劇得逞的愉快,強烈的笑意透著燦爛的光彩:

「You don't know how delighted I am to meet you.」*(你不知道我遇到你有多高興。)

 

──從此墜入情網。

 

 

 

「你又用我的電腦打了什麼啊!」他近乎崩潰的瞪著顯示器上文情並茂的……一派胡言。

「嗯?我跟你的相遇史阿,這應該作為你人生最重要的一幕才對。」青年轉了轉黑色的瞳孔,像是無辜的表情,眼神卻是掩蓋不過的愉快。

「事實根本就不是這樣啊!」他簡直絕望的看著已經挽救不回來、被轉發上百次的推特文,自己只是一天沒注意青年用自己電腦的舉動而已!

而且甚麼紛飛的白色?根本只是鹽!有人一見面就撒人整身的鹽嗎?自己不過是在自己的秘密基地睡個覺想靈感,醒來就被滿天的鹽巴撒的正著。

原因還是因為以為自己是幽靈說不定灑鹽可以驅散!

甚麼亂七八糟的台詞,自己清醒聽到的第一句明明就是:「咦?原來你會動?」以及「有體溫還可以摸的到看來真的是人呢。」

這種欺騙大眾的東西那傢伙怎麼有臉發出去!

不行!一定得在被更多人看到前刪掉!

自家門戶自己清理!滑鼠一甩正要移到刪除時,一股力道卻瞬間阻止他的動作,瞬間仰倒在地。

「嗚、你發什麼瘋阿!」

他皺皺眉,瞪視著壓在他身上的青年,掙扎著想要起身,卻又被青年更大力到的壓制。青年露出一如當年的張狂笑容,狡黠的雙眼挑著愉快,緩緩沉下身子,用著比那時還要成熟的聲音在他耳邊耳語道:

「You don't know how delighted I am to meet you.」*(你不知道我遇見你有多高興)。

他瞬間一愣,在理解的瞬間,無奈、愉快、複雜、懷念,各項情緒湧上心頭,最後化為一句話:「I will cherish my visit here in memory, as long as I live.」*(這裡一切的記憶我都會珍藏,直到永遠。)

 

 

好吧,其實有個地方沒有寫錯。

那就是──從此墜入情網。

 

 

 

*出自電影羅馬假期


评论

© 蒼泠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