蒼泠雁

ASK搬運、隨筆

*搬運ASK

*短又充滿BUG

*只是想寫當初鬼諦偷了玉逍遙的衣服出任務之後十七認真地洗衣服,最後成為收藏品之一(乾


Q.您如何描述自己仰望天空时的感觉?


【冥跡】
仰望天空便能察覺自己的渺小,因此,他並不喜歡天空。

儘管如此,等意識到時,自己終究望著天空失神。

然而,黃泉三千尺只有無邊的黑暗、無光的天空,不存在半點藍彩。


『你在想甚麼?』

驀地響起的聲音,腦海彷彿也隱隱浮現紫黑魚影,以及神清俊朗的少年身姿跟著彎了彎嘴角接話:『仙門校服與紅色可真般配,就只有無神論那龜毛的容不下半點污漬。』
『血汙化黑可就破了色彩平衡,失序固然美妙,完美的魅力方是強大的追求。』金橘交雜的...

【冥跡/現代】關於分手這件小事──11:32 PM 玉逍遙

*標題亂取

*這是想好給聖誕節的賀文坑

*地天戀人同居設定

*聯想來源《シャルル》《メーベル》


──11:32 PM 玉逍遙


「……你後悔了嗎?」


腳尖傳來痛感,才意識到掌心的蘋果不知何時滑落,悄聲滾入水槽與冰箱間的縫隙,鵝黃的果肉上瞬間沾染髒污。

只好放下手上的水果刀,屈身去撿,然而滾入太過內裡,只得呈現彆扭的姿勢,半張臉貼在冰箱門上盲撿,耳間不免被機械運作的聲音轟耳,雜亂間勾起熟悉感。


「跟你說過髒掉的食物別吃,再鬧腸胃眩者可不管你。」

眉間皺起,沉紫眼瞳帶著滿是不快,抬手就拎著他的衣領將人不慎溫柔的扔出廚房。

躲過用臉撞上牆面的...

【冥跡/地老天荒】病名為愛(1)

*來斷後路(?

*現代奇幻風背景設定死掉系列,我只是想寫他們談戀愛

*玄尊收養人地天,全都是玄尊義子

*不虐........好吧無法保證(乾)

*延伸自《病名は愛だった》這首歌

*本段只有奉天跟天跡吃火鍋(?


──地冥無神論昨晚進急診,至今未醒。


聽到這消息時,天跡嘴中頓了三秒,手上的「醉逍遙」卻是毫不遲疑地直搗黃龍,俐落熟練地夾走鍋上涮熟的牛肉,火候正是最佳時機,不愧對他美食的銳利眼光。

回頭見對面師弟那張隨年紀越發無趣的撲克臉,隔著霧氣投來的視線緊勾著自己,經長年建構而充滿威嚴,懾得讓他一愣,思索起最近應是沒有帳單寄到德風法院,手下倒是留情幾分撈...

隨筆

期中壓力大的產物(((
其實是打算寫人覺視角下的冥跡,這只是前面一小段人覺跟習煙兒,寫了寫覺得特別可愛XD

「覺君!這裡真無趣!半點新奇好聞的味道都沒有!」

「再等等,」溫吞平淡的口吻,蘊著一分柔軟,一分包容,指尖摩娑著薑黃傘柄,黃珀瞳眸微垂與無底幽潭對上,純黑潭面分明倒映不出任何事物,視線卻是一頓,聲中又參一分不明:「再等等,」

「等甚麼等!習煙兒我都要餓死了呢!再沒香氣吸真的會長不高了啦!」

耳中勾勒氣鼓鼓的童聲,唇角伴隨劃出幅度,笑意盈滿語中:「哈哈,不打緊的,這樣賞遊園區可算半票,正是省錢。」

「覺君!!!」

冥跡記梗2

巡迴世界的鎮魂曲,副標題:勇者啊,拯救公主吧(#
玉逍遙與十七為雙子,十七被選為歌姬。

「!」
繁複華美的面具應聲而碎,卻露出與他相同的紫瞳,還未能思考其中含義,失去平衡的身體已然向懸崖墜落,只來得及捕捉到男人染血的笑容,與他的容貌無比相像——

「——勇者(曙晨),請給予十七(我們)救贖吧。」

記梗2

最初逍遙跟地冥的結局還沒出來前,曾經有想過一個走向,雖然虐到爆炸(

太虐就不打TAG了(


逍遙帶走了殉道之眼,解放地冥,代替他走向無盡的折磨之中,代替他殉道,地冥則被關入奪胎銷形棺消除記憶,從此褪去所有身分回到最初的十七。

記個梗

今天聽著小曲兒的上邪突然衍生的地天腦洞(#

玄尊:一代霸王,四處征戰建立雲海仙國(?),途中收養許多孩子培養成軍帥。
君奉天:太子,由於跟父王理念不合而埋名離家中。

玄黃三乘:係指玄尊欽點三軍之首。

天跡:神毓逍遙,天軍之首,家世不錯然而因戰亂而破落,由於崇拜玄尊而拜入旗下。原名玉逍遙,受封之後賜姓。
地冥:無神論,地軍之首,總是戴著一副面具。聽說是玄尊從小培養後被安插到敵國去,近年才完成任務回國。

十七:傳說玄尊的"女兒"(性別男),在王國初定之時遠嫁他國。

簡單來說就是想寫十七出嫁(?)到敵國,實際是為了作為棄子,為君奉天之後的掌權鋪路,因此與玉逍遙分別,直到完成任務回國成為了地冥,...

一個隨筆紀錄佔tag抱歉

看完新劇後,除了心疼我們萌萌,更多的反倒想去思考玄尊這個人。(?
其實認為玄尊肯想必不是全然黑,不然玉逍遙不會這麼的景仰玄尊。

紀錄
——如果說毫無感情,那肯定是騙人的。
他記得初見年少肆意妄為以及隨後毫無保留的信任與尊敬。
他記得初生之犢茫然無助的依賴以及因一句肯定綻放的笑顏。

——然而一切都比不上他唯一的血親。

不擇手段、造就犧牲,只為那孩子鋪路。

吾之子,君奉天。
一切都是為了你的未來,這是吾唯一能留給你的。

筆神紀錄

回想起以前筆神的擬人設定,突然很想撿回來重新整理,所以就來記錄一下了


#防雷,有我流筆神擬人設定注意#


斷神-子,男,筆神中最矮正太,然而是筆神中最為兇殘的存在。性格上暴躁,火爆,常常不留口德直白的讓人難堪。揚言只司掌戰鬥相關,然而實際為筆神裡隱藏領頭。由於不擅長應對纖細的事情,偶爾會被弓神、壁神耍弄。腰間插著的劍拔出後會巨大化,殺傷力驚人。

蘇神-辰,男,溫文儒雅的青年,背後揹著畫軸,輔助向不具有直接的戰鬥能力,多是作為智囊一樣的存在,是筆神表面領頭。在筆神群裡是沉穩可靠的哥哥。在天照甦醒回歸之時最早被尋回的筆葉。跟濡神感情不錯。

花開組三猴子-申

基本就是逗逼跟裝逼...

【大神】所謂的聖誕節

雖然聖誕節已經過,還是擺個舊段子意思意思一下好了
#防雷注意-有我流筆神擬人#

「說到聖誕節,果然不得不提的就是──」
「烤火雞!!」花神、壁神、風神、幽神齊喊著。
「喂喂那是感恩節吧……」燃神在旁小聲吐槽著。
「沒錯!身為慈母座下的筆神,當然要為慈母大神準備一切過節所需!」爆神絲毫沒理會燃神意見,自顧自地說下去。
「等等!你們往我靠近幹嘛?」燃神感覺不妙的急忙往後退著。
「現在就是你派上用場的時候了,燃神!為了慈母獻上你的身軀吧!」
「喂喂我可是雞不是火雞啊!!!!」
「沒關係,烤了就都一樣了!來、大家上吧!!」
「喔!!!」
「喂快住手!快放了我啊!不要把我拿去烤啊!慈母救命啊--」


「今日也是祥和的一天...

萬花門派寵-銀硃。
歷時三天總算完工!!我家的松鼠真的超可愛!!(自己說(#

歷經許久,總算完成這個廢時的作品,啊啊我家天爺真的是太可愛辣!!!!

偽 雞小萌(#
先前閒來無事的嘗試,當前或許目標全門派寵物?
不過首先還是先把預定的天照製作完成吧。

【大神】七夕賀文-知曉了等待(1)

寫到一半缺靈感,結果就卡文了(#
也不好一直積著,姑且就先貼完成的部分,後續......看狀況坑吧(#

*CP:牛若X天照,慎入

知曉了等待

 

「──在漫長的歲月中學會甚麼?」

男子回過頭,在飛揚的白紗中,俊俏的側臉如同往常一般流露出似笑非笑,隨後給予的答覆卻被風吹散殆盡,徒留下遠去的身影。

 

「      」

 



 

「──阿~We就如牛郎織女般分離兩地,這是何等虐心虐身的tragedy!!!」

初陽的光逐漸明亮,告知了一天的起始,萬物即將甦醒,正是最為祥和之時,寧靜,就被一聲慘烈的哭嚎打碎……雖然是在神的結界之...

先前跟親友的文字社團所寫的作業,難得就貼上來了。



If you can──


──他的世界,在那天崩潰。


天空飄落微弱細雪,初春的天氣仍舊殘留著嚴冬的凜冽,伴隨一點都不柔和的春風刮的人肌膚生疼,引的路上行人紛紛拉高大衣領子,躲避寒風的侵襲。在這白雪環繞的寒冷氣溫下,夜晚的舊商區的街依舊充滿車輛及行人,來來往往不停歇。

男人也是其中一份子,一手抱著沉重的牛皮紙袋,帶有唏噓鬍渣的嘴裡叼著一根雪白。乍看之下任誰都會認為是香菸,但男子隨手取下嘴邊的棍子,圓形的物體和與男子不合的粉色顏色無一不在顯示──這只是隻普通不已的棒棒糖。

臉龐被頂上陳舊帽子...

雪、車站、高中生-視覺錯誤

視覺錯誤


──初次見面,那是個很美的景色。


白色在廢棄車站建物裡紛飛,帶來冬雪的錯覺,適時颳起的風吹開略長的瀏海,將遮掩視線的一切清空,用這份光景填補上。

──於是,「那個」就這麼被吹入他的視線前。

張狂肆意的笑容率先映入腦海,上挑的眉下閃爍著狡黠的光芒,略抬的下巴展現高傲姿態,但在那個身影上卻得到完美詮釋,異常讓人不自覺去服從而不是抗拒,就此遺忘那張臉昭示的青澀。

似乎察覺他探詢的眼神,完美的薄唇勾起玩味的笑意,故作成熟的語調帶著孩童般的直率:

「Bradley, Joe Bradley.」(布拉雷德,喬‧布拉雷德。)*

還未完全清醒的他一愣,聽

群宣

已有CP:周翔、雙花、喻黃、葉藍

梓玥:

 灣家全職語C群真誠徵人中,歡迎想玩的孩子加入
基本採人卡分離形式,目前已有角色為下:
興欣─葉修、蘇沐橙、君莫笑、喬一帆
藍雨─黃少天、喻文州、夜雨聲煩、許博遠、盧瀚文、宋曉
微草─王杰希、高英杰、劉小別
霸圖─張佳樂、大漠孤煙
輪回─周澤楷、孫翔、杜明
義斬─孫哲平 

阿笑說想要來個一葉好好的欺負,喔不,是疼愛他

夜雨想要許多小夥伴

人多熱鬧的好,歡迎大家加入,不管是不是灣家人都歡迎喔!!

有意加入者請洽群號:92762300

© 蒼泠雁 | Powered by LOFTER